> 新聞 > 社會 >

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:見證者在老去 但真相與和平永不老去

來源:曲阜網綜合報道      2019-12-06 17:18:56

  中新網南京12月6日電 (楊顏慈)寒冬中,在剛剛描新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名單墻(又稱“哭墻”)前,“奠”字高懸,黃菊擺放,燭火燃燒。82年前的浩劫親歷者、如今的和平“代言人”陸續從寒風中走來,與慘遭日軍屠戮的親人跨時空“重逢”。

  6日,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在“哭墻”前舉行。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路洪才、陳德壽及二位老人的家人聚集,為遇難親屬焚香、獻花、鞠躬。老人們訴說對親人的思念,交流著對和平的祈愿。

  這條長43米、高3.5米的“哭墻”距離館內的萬人坑遺址不足百米。目前,超萬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姓名被深深嵌入墻體。每年這個時候,志愿者們會一筆一劃把名單墻上遇難者的名字,一一描新。每一個名字背后,都是一個苦難的家庭,一段家國的記憶。

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屬向遇難親人敬獻鮮花。 楊顏慈 攝

  描新,是為了更深刻地銘記,也是為了讓垂垂老矣的幸存者可以方便找到自己遇難親人的名字。

  “這邊是我父親陳懷仁,這里是我姑媽陳寶珠。”現年88歲的陳德壽已經看不清“哭墻”上的字體,但每逢清明節和12月13日前后,他都會來此祭奠親人。兩位親人在“哭墻”上的位置,以及1937年那段揮之不去的歷史一直銘刻心間。

  “父親和姑媽的死,就意味著當時家里頭兩個有掙錢能力的人沒了,這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?”陳德壽說,一場戰爭使當時幸福的八口之家支離破碎:姑媽的兩個孩子一個送進了孤兒院,一個給人家做了養女,自己的祖母和妹妹也感染瘟疫相繼離世。為了籌錢安葬親人,母親只能無奈改嫁。八口之家,只剩下自己和爺爺相依為命。

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陳德壽“哭墻”前祭親。 楊顏慈 攝

  82年前的戰爭硝煙已經散去,但老人的童年陰影卻烙印至今。

  “我常跟我的兒女、孫子后代們說,這是我們的家史,雖‘小’,卻是歷史真相的一部分。我們不是去仇恨日本人,而是要記住軍國主義的殘暴,記住戰爭的殘忍,記住和平的寶貴。戰爭中,無論侵略者,還是被侵略者,都是戰爭的受害者。”陳德壽說。

  陳德壽之女陳嶸說,父親自己默默地“消化了”大屠殺帶給他的傷害,通過感恩現在生活的幸福和美好來告訴大家,之前的生活很不容易,現在的生活來之不易。

  在“哭墻”的另一邊,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路洪才在家人的陪伴下,在冰冷的“哭墻”上逐一尋找遇難親屬的名字。

  1937年12月13日,中華門東轉龍駒4號地洞里發現路洪才的母親路夏氏、妹妹路小毛、外祖父夏老三、外祖母夏趙氏、二舅夏瑞、三舅夏端被殺。

  “我的外公、外婆、母親……都在(‘哭墻’上),不過我眼睛已經看不清了。”87歲的路洪才在家人的指引下,走到每位遇難親人的名字前,行三鞠躬禮。

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路洪才講述一家六口遇害經歷。 楊顏慈 攝

  路洪才老人一遍遍重復著,“盡管我當時只有6歲,但已經開始記事了。長大后,我奶奶、父親、大舅舅都跟我說過這段歷史。這段記憶,太深刻了。那段時候的生活,太苦了。”

  “欣慰的是,我現在的家庭非常幸福,家里非常注重傳承這段歷史。我的兒女很孝順,很重視將老一輩發生的事,將歷史真相告訴下一輩孩子們。我的兒孫輩生活在和平年代,也有機會走出國門,讓更多人了解這段歷史,去宣傳反戰,宣傳和平。”路洪才說。

  家祭儀式結束,年近九旬幸存者們領著家人在名單墻前一一“認親”。

  見證者在老去,但真相與和平永不老去。(完)



(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曲阜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曲阜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曲阜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)


中国体彩老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