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新聞 > 曲阜 >

今天是世界讀書日,濟寧高新區柳行街道依托社區讀書會和書吧 給書

來源:未知      2019-04-23 15:54:07

□記者孟一報道4月20日,《不吼不叫》主題讀書會在普禾書吧舉行,開啟父母教育的智慧課堂。□本報記者孟一姜國樂

4月20日上午,能容納500人的濟寧海達行知學校禮堂里座無虛席,濟寧本土作家李木生給在校師生作了一次題為《文學與創作》的讀書分享。會后,不停地有孩子跑上講演臺,向李木生詢問有關讀書與寫作的問題。

每逢世界讀書日,很多企事業單位都會組織慶祝活動、倡導閱讀,可借著節日燒起來的“讀書熱火”往往難以延續。而在濟寧高新區柳行街道,類似“名家進校園”等圍繞閱讀所設計開展的活動卻大都發起于社區,且周周都有、常辦常新。當社區成為閱讀的發酵地,讀書會、社區文化站、書吧開始成為閱讀及延伸活動的策劃主力,讀書習慣的陳香也因為回歸生活被慢慢孕育了出來。

培養拇指時代的閱讀者

4月18日上午,星期四,工作日里的普禾書吧仍然來了不少顧客。他們有的在專心備考,有的點上一杯飲料、翻看自己喜歡的書籍。書吧老板劉永慧告訴記者,節假日里客人更多,主要是周邊幾個社區的居民。

“開書吧前很多人都提醒我,‘現在哪還有人看書,手機早就把人的時間吃光了。’”在劉永慧看來,雖然人們的時間確實被數字時代碎片化、娛樂化的海量信息切分得七零八落,閱讀習慣也開始變得淺嘗輒止、不求甚解,但凡事物極必反,當人對手機的依賴達到一定程度時,傳統的閱讀方式勢必迎來又一次的熱潮。

劉永慧的堅持并非源于執拗,而是堅定于和街道文化工作者相同的認知。他們發現,除了技術帶來的影響,現在的人之所以不愿意讀書,很大程度是因為少了閱讀的空間和環境:比如,父母只抱著手機,孩子就難以養成閱讀的習慣;朋友圈里沒人看書,自己看,就會被指“裝”文化人……閱讀氛圍的缺失,直接影響了人的閱讀積極性。

為了營造出積極、正面的閱讀環境,劉永慧把書吧軟硬兩種形式進行了有機結合。一方面,利用線上會員群和線下社區文化站、書吧等進行常態化的書目推介,在優選書籍的同時,利用讀書會等形式凝聚社區閱讀氛圍;另一方面,鼓勵家庭式、校園黨、閨蜜趴之類的集體閱讀,培養一個個小的閱讀圈子。柳行街道各書吧的經營者都反映,近兩年的閱讀人群在明顯提升,每家書吧的會員都有上千人。

大環境的營造離不開政府的積極引導。柳行街道為倡導“全民閱讀”,先后投入200多萬元在6個社區、24個行政村和部分小區建立起30多個農家書屋和社區圖書閱覽室,并在街道駐地建起集圖書閱覽、文體活動、未成年人教育和科普教育法制文化于一體的文化活動中心。目前,柳行街道各級圖書館、書屋、書吧共儲藏圖書8萬多冊,讀者3萬多人,社區中培養出了越來越多的拇指時代抗爭者。

給書一個延伸內涵的出口

“‘割肉奉君盡丹心,但愿主公常清明。’媽媽,你知道這句詩講的是什么故事嗎?你要不知道那我就講給你聽了啊!”清明節當天的晚上,今年讀4年級的杜文靜參加完普禾書吧的清明讀書會后興沖沖地跑回了家。她一邊吹著柳笛,一邊用“清明柳”做引子,講出了清明節的來歷。

中國傳統節日文化博大精深,但因不同于西方節日帶有明顯的具象化特征,使得深入理解和產生興趣都有一定的困難。

“一提到萬圣節,孩子們就能想到南瓜頭和糖果;一說起圣誕節,白胡子圣誕老人和在半夜放在床頭的禮物就躍然腦間……這些符號性極強的印象,讓孩子們接受起來更容易,也更有趣味性。”楊柳社區魯謙書院負責人孫那壹直言,要讓孩子們對咱自己的傳統文化、傳統節慶產生興趣,就要賦予其更加明確的符號信息。

在中國的傳統節日中,清明節的內涵闡釋尤為復雜,孩子理解起來不夠直接。于是,普禾書吧的清明讀書會請來了傳統文化大咖孫那壹老師做嘉賓。一方面讓行為、穿著儒雅的嘉賓帶著孩子一起讀《朱子家訓》,“子孫雖愚,經書不可不讀。祖宗雖遠,祭祀不可不誠……”進而延伸到對“家族在中國意義”的解讀;另一方面設計加入柳笛制作、手工扎染等兩項體驗,讓孩子們在柳笛清脆的聲音中,形成具有符號性的清明節記憶點,加深對節日的理解。

講《論語》就請來住在社區的語文老師,把生澀的內容深入淺出地改成小品劇本,讓孩子們表演出來;講天文類書籍,就結合多媒體,讓孩子們可以看到宇宙和星空的樣子;講我們身邊的運河文化,就邀請《大運河》的作者楊印堂帶著讀者邊畫畫、邊感受“濟州城、賽銀窩,南門枕著運糧河”的勝景……在社區,多鐘多樣的閱讀形式給了書一個延伸內涵的出口,也強化了書的感知力。

商業運作不離服務本位

在楊柳社區,魯謙書院最初是一家純公益性的私人教育機構,家長可以把孩子送去免費學習國學和傳統文化。可經過一段時間的運作發現,了解書院的趨之若鶩,不了解的卻敬而遠之。

“‘壞事’就壞到這個‘免費’上了,很多家長覺得免費就不重視,想送孩子就送,不想送就不送,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起不到效果;而且,越是免費,家長越覺得書院動機不純,好像隨時要給他們加點有償服務似的。”談到這一尷尬的狀況,孫那壹說,歸根到底,是家長對商業環境的擔憂和對文化教育的偏見。

在柳行社區,政府一直支持以商業化的手段創造閱讀環境,鼓勵書吧、書店擔任策劃和組織閱讀活動的主力。“這有益于發揮出市場的能動性,確保活動能得到持續有效的開展。”柳行街道工會主席、宣傳辦公室主任李慶平說,比起主要承擔引導和基礎配套職能的政府部門,以書為媒的商戶手中掌握有更為豐富的文化資源,而且他們懂得利用新的渠道和手段去加速“全民閱讀”氛圍的成型,善加利用大有裨益。

了解了書院客戶的特點后,魯謙書院主動更換了運營模式,進行低收費運作。同時,孫那壹也把注意力從教育孩子轉至教育家長上:教給家長如何在家里打造圖書角,每天定時放下手機、和孩子一起讀書;開設“家長課堂”,幫助家長樹立正確的教育觀……書院發展的新方向在帶來更大市場的同時,也開拓出了一系列的活動設計和推出路徑。

“學校企業想要辦讀書會或講座,社區的書吧、書店就會幫助策劃,牽線相關專家進學校、進企業;家長想帶著孩子到曲阜、鄒城等周邊體驗傳統文化,他們就量身定制出小型的研學游線路……現在,街道各個社區每周都有好幾場與閱讀相關的活動,讀書氛圍越來越濃。”李慶平說,在街道持續做好監督和引導的前提下,商業模式持續豐富,社區文化中心、閱覽室等資源也都得到了有效盤活,一起回歸到了公共服務的本位上。



(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曲阜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曲阜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曲阜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)


中国体彩老11选5